山东形婚纪实:QQ群相亲,婚礼AA制

情感作者:关耳2021-06-04

本文角色:张曼红(新娘)、齐守成(新郎)、齐的表姐——小云,张齐双方父母亲眷,及永远在场的齐村村民。

面朝东方

凌晨两点,村里的鸡还没打鸣,曼红就被小云叫起来去化妆,小云叮嘱迷迷糊糊睡意尚在的曼红,脸朝着东方的方向,时时刻刻。今天是曼红结婚的日子,她不太了解村里繁复的结婚规矩;小云是曼红结婚对象守成的表姐,从昨天开始就尽心尽力在这边忙前忙后。

“不要忘了朝着东方”,小云朝曼红露出笑脸,还夹带着几分兴奋,这兴奋在曼红这个新嫁娘身上反倒没有。

她俩出了宾馆大门,东方正好就是前面的路,曼红稍稍裹紧了一下外套,十月中旬的天气早晚也是有点凉了,村里的温度相较城市还要低一点。小云一直搀着她,仍不时提示着“面朝东方”。到了附近的一个美容美发店——小云昨天约好的“新娘化妆”,这其中包括化妆和做头发。

曼红漫不经心地用眼睛扫了下小店的环境,“城乡结合部”,她心里嘀咕了一下,她受不了这种乡土风格,但似乎也不是特别在意。面无表情地朝着东方坐定后,化妆师很快就开始了“创作”,刷子、粉扑、眉笔等排好阵仗,在她的脸上走来走去,卷起阵阵人工香料的气味儿。

妆发尚未完成,曼红突然想上厕所,还比较急;小云说上厕所脸也得一直朝着东方,曼红应了,可小云一直跟在曼红身后,她担心曼红离开她的视线后不听话,就不让曼红关门,全程都在看她的脸是否朝向东方。这大概是曼红成年后第一次被人全程看着上厕所,她感到尴尬,又有点好笑,但她想着今天要尽量和气一些。

白婚纱配红丝袜

曼红穿好婚纱,面朝东方坐在床上,微微靠着床头,想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大概四点多,新郎和伴郎团就要过来接亲了,她搞不懂为什么农村结婚要这么早就开始。

婚纱硬硬的,板板的,她感到不自在也不舒服。婚纱不是很新,裙边拖地的部分有些脏了,这是之前十一假期来守成家商量婚事时,顺便去县城一个婚纱影楼租的,小云也和他们一起去了,她当时讶异于那种扑面而来的九零年代婚纱影楼的气息,在今天仍站在大地的一隅。

小云走进来,说新郎官快来了,她拿出一双短款的红色丝袜让曼红穿上;曼红虽不是很在意今天到底美不美,但白色婚纱里穿一双红色丝袜,她真的有点难以接受。她说太难看了,没法穿,她并不以为这双红色丝袜是一定要穿的,省略掉这个应该无所谓的。但小云态度很强硬,说结婚喜庆和吉利才最重要,袜子不可以是其它颜色,反正穿在里面看不见的。

曼红压住了火,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没必要因为一双袜子就起冲突,今天还是安安稳稳把结婚这件事顺利完成。况且她也找不到她准备的那双长筒透明丝袜了,她有理由怀疑可能被小云藏起来了。

守成和伴郎团还有他那边的亲戚都涌进宾馆了,小云安排曼红的两个伴娘——也就是她的两个表妹早早就把婚鞋藏好了,然后带着她们堵门,这些过程曼红没有参与,他们倒是闹得很欢,结婚该有的那些闹腾的氛围都是真的。

找到了曼红的婚鞋,最后小云终于放新郎他们进来了,守成那边的亲戚这时拿来两大串韭菜饺子,用竹签串起来的,一串有五个,看着很大号的韭菜饺子,他们让新郎全部吃进去,曼红也不知道这代表何种吉祥含义。

守成塞得满嘴都是,来不及细嚼慢咽,挺滑稽地吃完了两大串韭菜饺子。

我的兄弟姐妹们

曼红看着对面这个有点局促的男人,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也是这样。不像她平时见的那些男人善谈,不太和她对视,只是一直喝水。

那是半年前。关于他大概的一些信息,之前在QQ上基本都问了——齐守成,今年三十一岁,大曼红六岁,农村人,IT行业,一个月收入大概七八千。曼红也有翻看他的微博,他会记录一些生活,还有写一些电影的影评,给曼红的感觉是个比较文艺也很安静的人。

曼红对他的印象很不错,所以基本都是曼红在带动说话氛围,他倒也还算配合,有问必答。曼红的心里有个小本本,很流利地把该问的问题问一遍,毕竟她之前见了四十多个男人了,他们都是像守成这样的。

“如果我们结婚,对于孩子的问题你怎么看?”曼红想到上一个“对象”已经聊到快要订婚,双方的父母都见了,结果最后因为这个问题产生分歧,没有谈拢,就散了。

“我觉得我是倾向于要孩子的,但我们还是要处处看,毕竟没有那么简单。”

曼红对这个回答比较满意,两人第一次见面算是还不错,她认为有继续深入的可能。曼红回家后打开了电脑,登上QQ,找到“我的兄弟姐妹”QQ群,她就是在这个群里加的守成,并把他的备注改为:可以,31,电脑技术,目标上一致。

这样的备注在她的QQ里不少,比如:不可以,26,父母离异,胖子;可以,28,公务员,有房。还有很多这样的标记,大多都是之前见过面的男人。

曼红加了很多QQ群,除了“我的兄弟姐妹”,还有“青青子衿”、“济南彩虹”等,而她也有好几个QQ号,专门用来加这样的群,然后私聊,感觉还能聊的来就约出来见面,这些群里聚集着山东本地的男女同性恋者,这些群是他们用来找形婚对象的。

老人军乐队

曼红头上盖红色透明薄纱的盖头,身上穿着白色婚纱,婚纱下隐藏一双红色透明丝袜,被守成抱下楼,但守成很瘦,脸都憋红了,跌跌撞撞好几次,中途差点要把她撂下来。

宾馆外的一幕才真是让人目瞪口呆,一个全部由上了点年纪的大爷大妈组成的军乐队在迎接他们。他们穿着破旧不合身的军装和军帽,小鼓、大鼓、号子,萨克斯风等乐器跟他们凑在一起,看不出是谁在演奏谁,他们合在一起,发出一阵并没有明显曲调的节奏和韵律,好像是广播体操。

他们坐上婚车,小云又及时冒出来,叮嘱曼红坐在车里时脸还是朝向东方。婚车慢悠悠地开着,宾馆离守成父母的家并不远,老年人军乐队也跟在车队后面敲打着。

到了守成家大门口,曼红和守成下车来,小云又过来提醒了一次。曼红需要跨过一个火盆儿,盆儿里面放着实打实烧红的木炭,还冒着烟。在伴娘的搀扶下,曼红脸朝着东方小心翼翼地跨过了火盆儿,穿过门前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搭起的临时灶台和桌子都已经摆放就位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