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两个同性,两个同妻(3)

情感作者:赵力2021-06-04

有一次,祝阿姨的医保卡丢了,要补办。她就要了儿子的医保卡,去买降压药。进了家旁边的药房,却发现儿子的医保卡里,只有几十块钱。祝阿姨很惊讶,因为是老顾客,店员帮着查了下,发现儿子买了好多伟哥。听到店员的话,祝阿姨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她恍然明白了,儿子应该是不行的。那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儿子的“室友”闯进脑海里。祝阿姨按照记忆,回去看过一次儿子曾经租住的房子。敲开门,已经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

祝阿姨本该放下心的,可她很失落。可以了解儿子的这个线索,就这样断掉了。

一周去了三次

这个城市很大,如果不是刻意去联系、寻觅,很多人都会消失在人海,甚至此生再也不会遇到。这个城市也很小,小到每次祝阿姨路过当年那个老刘被联防队员抓起来的公园,心里都不是滋味。

2014年,老刘在祝阿姨的照顾下,从原来只会“啊啊啊”地叫着,现在能单字表达意思,诸如“吃”、“拉”、“喝”,也习惯了遇到认识的人咧开嘴做出“笑”的表情,而不是疯了一样狂叫。但儿媳很少来看老刘,因为老刘看到儿媳,总是大声地叫着。这也让儿子有了更多的理由,不带媳妇回家。

婚后第一个春节,儿媳来了,老刘的嗓门盖过了电视机里的春晚。一开始,祝阿姨说,“别管他,让他叫。”说完,把老刘留在卧室里,关上了门。谁知道,老刘叫几嗓子,歇几分钟,又叫几嗓子,如是不息。气得祝阿姨狠狠骂了老刘几句,结果老刘叫得更卖力了。儿媳呆不下去,大年三十也不能自己过,便回了娘家。婚后第二个春节,老刘已经可以坐在沙发上了。但看到儿媳,依旧大呼小叫。祝阿姨非常无奈。

到了第三年,儿媳胖得像换了个人。老刘看到儿媳时,这一次没有叫,只是转过眼神,不肯看她。祝阿姨坐在沙发的一角,看着斜躺在脚榻上的老刘,端坐着儿子、儿媳,一家人就好像面对着电视“上课”的学生。祝阿姨内心的失败感油然而生,至今未散。

祝阿姨总觉得有什么不妥。她找不到儿子的把柄。儿子结婚时,儿媳家陪嫁了一辆车。但婚后不到一年,儿子坚持自己买了一辆。当时儿子的说法是“媳妇上班也很远,可以各自开车”。可媳妇宁肯坐公交。祝阿姨以前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感觉这问题可不小,“为啥非要自己开辆车?”

祝阿姨不会开车,又不敢问儿媳,还不敢打草惊蛇问儿子。可老刘以前就是开出租的。祝阿姨翻出他记电话号码的小本子,找到一个熟悉的司机。让对方帮忙顶着儿子,一周的价格是一千块。出租车司机交给祝阿姨一张纸,上面有个小区是儿子一周内去了三次的,“嫂子,周四去了一次,周六周日各去了一次。出来的时候,车上坐着一个男的。”祝阿姨老脸一热。

“这三年你过得不好吧”

祝阿姨到底是病了,用她的话来说,憋的,上火了,又发不出去,结果身体出了问题。“急性胰腺炎,疼的死去活来的,最后差点休克。打了120。”祝阿姨每次谈起这件事,五官都会扭曲到一起,仿佛又疼了一次,“疼得生不如死。那我也没叫儿子。”那天儿子还在上班,祝阿姨不想让他担心。

到了医院,押金要一万。祝阿姨求医生快打止疼药,医生不肯,“说是这病用了止疼药,就不知道治好了没有。”祝阿姨随身带的是给老刘应急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一万块。

住院半个月,不能吃饭,打营养液,打抑制胰腺分泌的药。儿子天天来看,儿媳也来过两次,但祝阿姨也不肯他们照顾。

一晚,儿子离开时,车钥匙落在了病床头的小柜子上,祝阿姨抓起来送出去。走出住院区的走廊,就看到儿子跟一个小伙子正站在电梯口,说说笑笑。祝阿姨迟疑一下,走过去叫儿子,眼睛却深深打量儿子身旁那个半低着头、不敢抬脸的小伙子。

出院后,祝阿姨开始跳广场舞。她以为跳舞能打消心里这份……自责。作为一个母亲,她觉得自己咬牙硬扛了太多,也因此犯了不少错误、影响了老刘、儿子、儿媳,可她又何尝不是无辜的。

从1990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年初,祝阿姨从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衰老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回忆这将近三十年的日子,她似乎过得还不错,儿子大学毕业、工作不错,也结了婚,下一步就是该生孩子的。老刘虽然身体不好,可赚到的钱也都给了祝阿姨。如今老刘身体好转不少。一起跳广场舞的老姐妹都说祝阿姨是“苦尽甘来”。

有一个胖大姐跟祝阿姨关系特别好。祝阿姨偷偷跟这位胖大姐“商量”,“我觉得儿媳妇过得不好。”胖大姐砸砸舌头,“孩子们的事,还是不要操心。”“可当初是我逼他们结婚的。”“都过去了,随他们去吧!家家都差不多的。”祝阿姨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后来知道儿子的单位有心理咨询项目,祝阿姨去看了十几次心理咨询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每周三,儿媳休息。祝阿姨拎了点水果,说是路过看看。一进门,家里干干净净,只是没什么人气。儿媳妇正在看电视,开门见是祝阿姨,有点慌,“妈,你怎么来了?”

第一眼看到儿媳妇不修边幅的样子,祝阿姨心里依旧是不满的。心想,“已经胖成这个样子了,还不收拾一下。”祝阿姨转念一想,也不能全怪儿媳妇,儿子的问题才是最大的。祝阿姨咬牙切齿,心里暗骂,要是儿子和正常人一样,自己也不用遭这个罪。

儿媳看到了祝阿姨脸上表情的变化,忙问她怎么了?祝阿姨苦笑了一下,“这爷俩都不省心,我今天过来就是看看你。”听完这句话,儿媳的表情非常尴尬。

祝阿姨连坐都没有坐到沙发上,就直截了当地说,“这三年你过得不好吧?我也都看得眼里,你今天也不用装,有啥委屈就直接跟我讲。”儿媳一听,眼泪掉下来。

两个女人那天聊了不少。可祝阿姨说不出口的是,当年如果不是自己一直逼儿子结婚,是不是儿媳就不用遭罪了?她不敢这么想,也不敢这么说,唯一能说的就是觉得儿媳生活得不好,“你还这么年轻,还不到30,生活可以重新来一次的。”儿媳似乎听懂了。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