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直男的日本迷男梦

情感作者:赵力2021-06-04

​​2017年5月,孙海登上从辽宁大连飞往日本福冈的班机时,他脑子里唯一想念的是刚满一周岁的儿子。孙海觉得儿子命苦,他放心不下。

2016年10月,老婆跟孙海提出了离婚,孙海一点犹豫没有,就要了儿子福娃,老婆也没拒绝,“毕竟她还年轻,才24岁。”老婆提的离婚理由是:“穷,家里没钱。”可孙海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跟老婆过不下去。他不爱她,哪怕是在床上。

一气之下,孙海决定出国务工,孙海的村子里,去日本务工的人不少。他给劳务公司交了五万块钱,2016年12月就被送到大连学日语,一学就是六个月,只在春节的时候回了一趟家。

离别的愁绪在一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福冈时一扫而光。“这就出国了?”孙海没有反应过来。孙海只读到高二,如果不是务工,他这辈子都没想过学一门外语。更不会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他会遇到一个独特的日本男人。

“打扑克的软件”

孙海一下飞机,只感觉日本福冈的机场没有大连机场好。还没等仔细看看,十多个人就被带上了车。如果那时知道自己再次来到这里会是三年后,他一定会仔细打量这些矮胖胖的建筑,“至少拍张照片”。当天,孙海就和其他十几个男人一起,被送进了日语研修所。

孙海以为,研修所只有中国人,到了才知道,原来研修所除了中国人,还有越南人、印度尼西亚人、泰国人、缅甸人。除了要学日语,研修所的外国人还要学习日常生活,包括怎么去邮局邮东西、怎么坐地铁和火车、怎么去医院看病、日本法律对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哪些要求……孙海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学习过生活。

孙海一共学习了近八个月的日语。学习费用是包含在之前支付给劳务公司的五万元里的。但吃饭就要靠自己。来到日本后,研修所只管一顿午餐,而孙海根本吃不起便利店里的便当。在研修所,他只能借清扫工人的自行车,在夜里八点多,骑到附近的超市去买一点打折的菜和挂面,回来煮了吃。

进入工厂的第一天,孙海他们要接班的那批工人里,有一位中国大哥,差不多四十岁,对几个新来的中国人说,“不要管国内有没有老婆孩子,在这里赶快谈恋爱,要快!也许你一开始觉得吃不饱睡不好,最多一个月,你也就适应了。但是没有个伴儿,你遭罪的可是三年!”

孙海没当回事。那时,他的注意力都被跟他在同一间宿舍的山东德州男人吸引了。这个男人又高又壮,五官立体、脸颊棱角分明。让孙海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我觉得是因为太寂寞了。”不过临睡前,大家去工厂宿舍楼里的公共浴室冲凉,孙海发现这个男人的“家伙”不大,但是长得挺好看。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孙海是这批工人中个子最小、皮肤最白的一个,人也瘦弱。他本以为可以和中国人多聊聊天,借此打发时间。谁料第二天到了工厂,他们就排了班次。他和“小德州”恰好错开。同一间宿舍里,他们总有一个人去上班,另一人则在休息。

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月。“小德州”在周末开始打扮得英姿飒爽,说是找了女朋友,要去宾馆约会了。孙海心里咯噔一下。他有点失落,但“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了”。

看着“小德州”出了门,孙海摸出手机,他悄悄打开一个月前无意中发现的,一款叫做JACKD的软件,“我一开始以为是打扑克的,有J、有A,还有K。下来以后,发现上面都是男的,找的也是男的。”

迷上了巴西人

在福冈务工,每周可以休息两天,一般是周末。这个时候,工人们都会出去约会。大家心照不宣地有了女朋友。孙海例外,“也不知道为啥,没有女的看上我”。后来和男的接触,有人对孙海道破天机,“うみ(海),你看起来是喜欢男人的人。”

孙海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同志,是在日本福冈地铁天神站。那是福冈最繁华的地方。孙海和对方提前两天就约好了时间和地点,“因为我们都没有车、也没有流量卡,出了宿舍,就失去了联系,只能靠着之前在J-A-C-K-D上看到的照片相认。”孙海根本读不来这个APP的发音,直到今天,他还是用字母一个一个地读。

那是一个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男人,同样在日本务工,比孙海还要矮小,而且很黑。到了天神站,孙海发现车站内是有无线网络的。这让他和对方的相认没有那么困难。但这位印尼男人日语说得不好,孙海也不会英语,两人在车站别别扭扭聊了几分钟,连手都没碰,就各自回去了。

孙海觉得挺有意思。也许是见到了陌生人,让他在日本的日子没那么枯燥了。接下来,他又见了几个巴西人。孙海很喜欢巴西人,“长得太帅了!”据孙海介绍,巴西人在日本都有永远居住权,福利待遇和日本人一样。而且,巴西人长得像混血儿,对于他特别有吸引力。

让孙海受宠若惊的是,巴西人开着一辆车来接他。这一下,工厂里的几个和孙海关系好的工人都知道,孙海谈恋爱了!

孙海挺高兴,后来忽然意识到,他毕竟是被一个男人接走的。隔了没多久,在孙海工作的工厂里,一位巴西同事直接问孙海是不是喜欢男的?孙海一愣,这对于日本人来说,是根本不可能问出口的问题。但他还是说谎,说自己喜欢女的。

从那之后,孙海就小心谨慎得多了,不肯让来接他的车子离工厂的宿舍太近,他宁肯走过去。

接走孙海的巴西人,自己有一间公寓。一进公寓,巴西人就给孙海放了一个李连杰的电影。他告诉孙海,自己特别喜欢中国功夫电影,最喜欢的就是李连杰。

边看边聊,巴西人主动让孙海握住他的家伙。“太大了,两只手一起上,才能握住。比我的胳膊还粗。”孙海虽然被巴西人哄着脱了衣服,可是他做不了,“太大了!估计会出人命。”后来,这个巴西人又来找孙海一次,请他吃饭。但孙海还是不肯发生亲密关系,他害怕。

那一个多月时间里,孙海特别痴迷巴西人,又见了两个。在这之后,他明白了,认识巴西人,根本就没办法满足自己的需求。在他看来,“十八厘米都算是中等的,应该就是品种的原因。”

其中一个巴西人带孙海去泡温泉。那是孙海第一次泡汤。孙海在日本的月收入在一万元左右。这算是低收入,在中国也不算高。这大概是中国近年来经济发展给孙海这样的老百姓最直观的感受。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