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整、混血gay:男同圈子有多内卷

情感作者:赵力2021-06-13

“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你真的是混血儿呢!”宾馆白色床单上那个全裸的男人说。
 
柳开琢磨着,自己戴着变色的美瞳、用过美黑膏之后小麦色的皮肤、轮廓十分立体的脸……哪里会不像是混血呢?如果非要说一点的话,大概就是只有178的身高了。
 
“没想到你的这么大!”男人似乎没有发觉到柳开的迟疑,语气里充满兴奋,自顾自地说道。柳开这才打消疑虑,笑了笑,“晚上你带我去吃羊肉锅吧,我知道一家特别正宗。”
 
“你们混血也喜欢吃羊肉锅?不是应该吃牛排吗?”男人翻了个身,笑着问道。“我是混血又不是外国人。从小我奶奶就特别喜欢带我吃牛肉羊肉。”柳开走进洗手间。他望向镜子里的那个家伙,不得不承认,的确比一般人大一些。

大吊角的柳开
 
2018年时,柳开还姓刘。他的名字叫做刘开富。成长于这个城市一处火葬场旁边“大吊角”地段的农民家庭。所谓大吊角地段,是指那里的交通并不方便,形成一块交通线路上的空白地。仿佛是被交通线路无形中分割出来一般。这样的地段多半治安不佳。
 
更不巧的是,刘开富家所在的村子,不仅旁边就是火葬场,而且还在一个大上坡路段的最上面。这个坡差不多十五六度,车开上去都有些吃力。可想而知,村子里的居民每天出入该是多么不方便。这里的村子也因这段上坡路,被形象地划分为“上花村”与“下花村”。
 
刘开富读的大学是一所在他毕业后才调整为三本的学校。这样的成绩在上下花村里,也不算是好的。但刘开富比较满足。原因是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从祖父辈开始就嚷着要动迁的那片地,在刘开富这一代终于实现了这个一度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
 
刘开富早年丧父,母亲曾非常后悔说,“我们家但凡有个男人,就不会只在一个小区里得到一个房子的补偿了。肯定至少会在两个小区里有房子。”
 
实际上,刘开富一开始还是满意的,觉得自己一家三代都是种玉米的,现在却莫名其妙生活在了一个物业费每月都要三百多的百余平的大房子里。可母亲却不太高兴地嘟囔,“一个月三百多物业费,真是一笔大开销。”
 
因为这片地上几个楼盘里不少都是原来上下花村的农民,所以正经有稳定工作的倒不多,奇奇怪怪职业的不少。像刘开富的母亲在小区里租了个门市房开麻将社,都算是像模像样的工作了。以前村东头的那位“出马仙”,如今和刘开富家成了上下楼。刘开富大学毕业后帮家里养鸡半年多,动迁后就帮着母亲打理麻将社。
 
常去麻将社的“出马仙”对刘开富的母亲说,“麻将社除了面向小区开一个门外,应该在临街的那条路上也开一个门。”刘开富的母亲不以为然,“那条街上根本就没有人。开了门又能做什么?还要多一个心眼去看着。吃力不讨好的。”刘开富听了,无意中发现门市房原本对着街就有一个小门,于是他收拾了一下堵着小门的杂物,把那个小门打开了。
 
那个小门平时都虚掩。刘开富的母亲一开始不太高兴,后来发现没什么人走,并不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去管,也就作罢。可过了两天,麻将社忽然起火了。小区里根本就没有水源可以救火。反倒是消防水栓就在那个小门外不到5米的地方。虽然火势吓人,但因为水源的缘故,麻将社损失很小。
 
刘开富的母亲送了条烟给这位四五十岁的“出马仙”,刘开富也因此跟“出马仙”走得近了。过了半个月,“出马仙”对刘开富说,“我看你有慧根,做个小道士吧!将来也能接点活儿。”刘开富并不反感,却仍想拒绝。有一件事,他不知道怎么跟“出马仙”说,那就是他喜欢男人。他觉得自己这样的喜好,万一出了点什么问题,恐怕不好处理。但刘开富又说不好会出什么问题,便只跟“出马仙”说是自己心里“敬畏”。
 
没想到“出马仙”算出来了一样,对刘开富说,“现在做道士,也不是跳大神。看风水也是一门玄学、是学问,跟你读大学是一样的。”说完又打量刘开富一番,“回头我给你定个道服,你把头发留起来。将来看风水的时候要穿道服、要把头发扎上去的。”又从屋子里拿出几本经书,“你在麻将社没事的时候,好好读一读。跟人家说的时候,话总不要太明白。总要引经据典。道经里面的话最好背下来。”末了,刘开富要走前,“出马仙”又说,“不要小瞧这个手艺,这也是老祖宗传下来。要用心。”
 
等到刘开富拿到道服和道士证的时候,看到上面写的名字并不是自己的,而是叫做“柳开”,他很惊讶。“出马仙”不以为然,“这是我给你起的,你总不能用原名吧!”

新疆人、外国人
 
刘开富是看不太懂那两本道经的,就扔在麻将社那张窄床的床头,无聊的时候翻两下。跟“出马仙”接触多了,刘开富才知道,“出马仙”在农历初一、十五是不会从家里出来的,更不可能去“干活”。
 
刘开富翻来覆去看着道士证上“柳开”两个字,这才发现“出马仙”好阵子都不来麻将馆了。刘开富怕出事,好心去看。隔着门,“出马仙”闭门不见,“这几天我下楼摔了。你看没看过我给你的道经,这个世界上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与阳从来就不曾分开过。但是你阴阳都有。看是阳气,却需要阳气,和我不合啊!”
 
这话啥意思?那天,刘开富郁闷到了极点。本以为找到了一份“铁饭碗”工作,谁知道“出马仙”这么一句神叨叨的话,就让他打了水漂。傍晚时,刘开富一边琢磨啥叫“阴阳都有”,一边走上二十来分钟,走到那个马路大坡的最下面,那里新兴起了一段七八百米的小吃街。最近来了几个新疆人,每天都在那里摆摊烤羊肉串。
 
“难道是在指我喜欢男人这件事?”刘开富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烦闷。一口气在小吃街上,买了五块钱的彩色橡皮糖,又点了二十块钱的羊肉串。烤羊肉串的新疆男人一边卖力地用手中的纸壳扇旺炭火,一边往羊肉串上撒着调料,嘴里还不停地大声招呼着。无意中一瞥,他看到刘开富的脸,愣了一下,忽然扬了扬下巴,开口问,“新疆人吗?”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链接 微整 混血

    无相关信息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