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公寓杀人事件

情感作者:百僚试2021-09-18

文 | 百僚试

投稿邮箱| gayspot_edit@163.com

树木绿的饱满。紧挨着的公寓,可爱的鸟叫,它们一成不变地吹拂每个人的心。有忧伤的人,心里很多愁善感。心里快乐的人,藏着没有谁可以知道的好事。也许食物总是相反,没有准确的预知,好多人总爱沉沦在幻想中。

免希与刚子

少数名族,免希。皮肤好,身材好,又会化妆。时常她还会身着少数名族服装表演。免希,只有高中文凭。免希的手机,收到过一条短信,办理大、中、专文凭。在杂志上,她见过一个男人曾办理了师范类专科文凭,混得说不上精英,他想骗人,自己时常自欺欺人。颜值高对女人来讲,是一张王牌。

免希的男朋友叫刚子,在屈臣氏当店员,是个喜欢喝酸奶的家伙。刚子不工作时,会去游泳,跑步,自行车运动。有段时间他也听听摇滚,自从尹相杰犯事见报后,他便不听摇滚了,听听古典音乐疗愈内心。刚子给人的印象就是网瘾中毒者,样子像个网游男子。就是边吸香烟,饿了就吃方便面的混混男子。拽拽的刚子工作起来可不马虎,他认真,努力,他时常在心中对自己讲,每天叫醒自己的是理想。

在当屈臣氏店员之前,刚子当过保安,保安公司的男子常找妓女,花些钱和女人玩。受到他人的煽风点火,他也和女人玩过。也许是在外吃饭受到传染,也许是没使用避孕套的不安全性行为,刚子被传染了黄疸型乙型肝炎。父母将他送到了隔离的传染病区医院。在传染病区医院,他每天输液,吃药。父母给他买了很多零食和水果,在传染病医院医治了一个月出院。期间没有亲戚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的看望。住院时思考了许多花样,自己没有什么进展,又没有外界什么交流,至多看看几份报纸。时光荏苒,没有太多人的关注,刚子悄悄地在心中盘算,自己该何去何从,可以值得一提的是刚子绝对不会放弃,努力,设定目标,目标是他努力的动力。吃也好,穿也好,香薰灯,江诗丹顿手环,华伦天奴的鞋子,只要是喜欢的他都会关注。

之前在理发店学习理发时,负责招聘的人事女生,对刚子态度特别好。女生,短发,可爱,小麦色的肌肤,脸上散着几颗淡淡的雀斑。刚认识几天,刚子花钱请女生在餐馆吃饭,然后,又护送女生回她的出租屋。在楼梯间,他们相拥,而后接吻,刚子模了女生的乳房,乳房不大而紧致,她很害羞的模样。在心里刚子反复和自己对话,也许女生瞧不起他,也许女生始终觉得自己丑,根本不值钱。可能自始至终没谁可以懂他,他犯过错,他也在认真地反省,改造,请教过人。很多东西在刚子心中,也在刚子的父母心中,好的可以会留下来,坏的可能抛到九霄之外了。

高中毕业的小伙子,想要翻身有难度,主要还是靠自己。母亲给他很多“禁令”,他自己也在努力,甭管别人如何讲,先择业后就业,人世难居刚子坐在自己租的公寓阳台上,点燃了一支黄鹤楼香烟,在人前他会假装吸烟,没乙肝之前他是抽烟的,压力大时工作累了,双喜,长白山他也抽,现在没存到钱,他都心里疲惫了。家人和他讲“从新开始,洗心革面,脚踏式的”。

梦花生

男作家,女作家,有的以写作维持生计,有的是写着玩,没有一门心思想着换钱,完全是图释放内心压力。读者群也眼尖,特别挑。有人倾慕名校毕业生作家,还有人专攻外国文学。

在一个房间内,有充满教学气息的台式电脑,打开一个软件,注册号码,那样多的头像那样多在世界各地的人,就如此开始了远距离聊天。梦花生记得有个人,他在学习化妆,网路上他们还给对方空间写过评语。开始是写诗,后来在网路上看到一些耽美小说,一些同志小说。很荣幸他还和一位网络小说的作者交流过,如何写出好看的小说。发生在哪里的事,发生在什么原因上的事。有人对他讲,可以写可以不写。小说里的场景,小说里人物的对白,很多和回忆般一幕幕滑过脑海。

梦花生买了隐形眼镜,他在思考师生恋上的问题,学生容易恋上物理老师,容易恋上体育老师。他是一个向上,努力的人。有女生约他参加游泳,一拨人,骑着自行车来往于竹子婆娑的道上,多好啊!

工作做了很多,也结实了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技之长,工作写作。自己想要的没有得到,仍在坚持。

他买了一盒酸奶,在一处空阔的地方坐下来,行人走过,偶尔一个孩子在攀登楼梯,远处的商铺门口堆满了东西。树枝上落着尘埃,斑马线上有人正在等待绿灯。

曾经有个爱看很厚一本的小说的人,他戴眼镜,家里又在开麻将馆。梦花生底气十足地发问:为何你不去外面的世界拼一拼呢?后来,有人在背后议论他。也许他便是媒体形容的好吃懒做之人,也许他又有自己的苦衷。不过,他可以参加开心明星脸。

可以说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梦,带情欲的,霸道的。他在心中盘算,如何才可以做好自己,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过的事就别再提。

见谁和谁约炮,是去酒吧还是公园还是浴室。大家使用聊天室和聊天软件了。约好了再某处见面或约炮,或者到酒吧渔猎。酒吧开了就有他存在的道理。世界是新时代了。

刚子原本是不会做饭的,吃饭出去买上一份兔头,切点烧腊就吃了。他切了些猪头肉下石梯,手上拿的罐装加多宝掉了下来,刚好滚在梦花生的身边,梦花生原本是没计划捡的,刚子也在石梯上坐了下来。远处正对面有一家建设银行,天色暗淡。不相识的人就这样聊天,在梦花生心里,这是一个亡命之徒,什么样的话,他可以讲得出口,什么样的脏词,在他这没有过滤。刚子给梦花生讲,他的生命被判了死刑,无药可救了。从前父母曾一次二次的救他,如今状况不好了,他曾想过自杀。

梦花生打心眼里不知所措,一个不相识的人和他掏心掏肺地讲真心话,谁能不动容呢?拨开云雾又是一个艳阳天。聊天过程中,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眼镜男倍儿有型,项链,耳环,衣着时尚。这是《盗墓笔记》中的画面。男生被女生背叛,后来男生操碎了心。也许一个人要想过得好,家里边的经验要记牢。原则问题是得坚守的。刚子的学历特别让他自己操心,工作存了些钱后,他在电大念了一个短期专科,后来经济原因就无法往上念,现在身体如是,为自己的将来仔细规划就好。尽人事,听天命。有部电影,公司被收购,公司职员个个垂头丧气,就像被判了刑一般。刚子背了一个帆布包,穿了一双匡威鞋,在路灯下的花坛边跑来跑去活像一只蝙蝠。花坛中蟋蟀叫个不停,就算天降大雨也改变不了孤单的路灯。梦花生相信想要得到幸福更得拼尽全力。努力,总会优秀的,真的优秀之时,自己想要的便会到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