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两个同性,两个同妻(2)

情感作者:赵力2021-06-04

好在上初三的儿子一直都很乖。1999年的一天,学校突然打来电话。班主任老师客客气气,请她来学校一趟。祝阿姨正在家里收拾买来的刀鱼。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般,刀一滑,把左手的无名指划了一条血口子。

到了学校,从班主任的口中,祝阿姨得知儿子把前排女生带到学校里的一个半透明戒指盒偷走了。那个戒指盒小得只能装一枚戒指,但却是透明的心形,里面衬着红色的绒布,看起来十分精致可爱。

祝阿姨随即问了句,“他是不是为了戒指?”班主任老师听到这句话也愣了,告诉祝阿姨,“没有偷戒指,只是盒子。”祝阿姨好像不能相信,又重新确认。班主任老师哭笑不得,“偷戒指不比偷盒子严重多了。”

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祝阿姨把站在走廊上的儿子拽进来,狠狠地扇着耳光,一边扇一边嚎啕。这下可把班主任老师吓坏了,忙劝着,“不至于不至于。”

祝阿姨的头发在那几天里,白了一大半,“他哪怕是偷了戒指,我也能相信,他是贪财。他偷一个戒指盒算什么?他就是个变态!就跟他那个不争气的爹一样!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接受?”祝阿姨从那时起就剪短了头发,再也没有留过长头发,“万念俱灰!”

祝阿姨再也不给老刘洗衬衫。儿子考大学时,祝阿姨让他考得远远的,“那时我想好了,儿子一读大学,就离婚!”

2004年,儿子考上湖南大学。祝阿姨夫妻去送儿子。岳麓山上,湘江水畔,熙熙攘攘的长沙坡子街、五一大道,人声鼎沸中,祝阿姨猛然想起“大串联”时的自己。人活着靠的是心气儿。年轻时青春让人天不怕地不怕。生活的锤子,一锤锤下来,人难免疲了累了,被锤的变了形、走了样。但还是冷不丁会在某些时候醒过来。

祝阿姨和老刘早就分房睡了。从湖南回来,祝阿姨忽然犯了腰脱。疼得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老刘那时因为糖尿病打胰岛素也有半年多时间了。

一天晚上,老刘莫名其妙开了口,“都老了啊!”祝阿姨默默点点头。她没再想去弄清楚,老刘到底是不是和公园里那些影影绰绰的男人一样,因为,“都老了啊”。

那样的人

儿子读大学到找工作,都没让祝阿姨操过心。日子似乎风平浪静的有了点岁月静好的味道。可一转眼,儿子也二十七八岁,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祝阿姨上蹦下跳,给儿子介绍了几个女孩,但儿子总不同意。祝阿姨看着身高一米八几的儿子,虽然长得不帅,但是干净精神,一张脸有棱有角。祝阿姨不敢问,更不敢深想。多年前那个戒指盒让她如鲠在喉。

一天晚上,老刘出车回来。那时他也是六十出头的人了,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么拼。老刘原本打算多赚些钱,将来送儿子去大城市工作和生活。但儿子在南方读了书,没想到居然回了这个城市。老两口怎么问儿子,儿子只说是对象让他伤了心。

那天晚上,祝阿姨越想越觉得儿子不像在说实话。于是抓住老刘问他关于儿子结婚的看法。开了一天车的老刘疲惫地躺在沙发上,看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视剧,他随口说道,“孩子大了就由他去吧!反正也不会听我们的。再说,结不结婚这个事儿也不是我们说的算。你看现在多少年轻人都不结婚。”

祝阿姨听完,急火攻心。戒指盒这个事儿,是她隐瞒老刘多年的秘密。祝阿姨觉得老刘是“那样的人”,她害怕儿子也是“那样的人”。

当天,祝阿姨和老刘拌了几次嘴。祝阿姨数次想把老刘的秘密揭开,可到底是忍住了。她觉得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谁知道过了几个月,儿子忽然提出要搬出去住。这把祝阿姨闹得一楞。她一辈子没有工作,就靠这爷俩活着。如今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要搬出去,家里就只剩下老刘,祝阿姨心里不是滋味,但她拦不住。

祝阿姨眼看着儿子搬了出去。想儿子时,她会去儿子住的地方看一看。儿子住的地点有点奇怪,离他的单位不远也不近,离自己的家也不远也不近。祝阿姨去第四次的时候就明白了。

儿子住的地方多了一个他口中的“室友”。小伙子比儿子矮半头,年纪比儿子大两岁,行业跟儿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儿子说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可祝阿姨一眼就看出那张摆在北侧小房间里的床是根本不会有人住的。

2010年,祝阿姨酝酿了好久,决定跟儿子好好谈一谈这个事儿,结果老刘开车时出了事儿。准确的说,是老刘吃午饭时,“筷子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去捡,就听见啊呀叫了一声,然后倒在地上了。”把老刘送去医院的车友说。祝阿姨顾不上分辨这个所谓的车友到底是不是“车友”。因为老刘脑梗了。

伟哥

老刘的病“救”了儿子。祝阿姨忙着照顾老刘,也没精力再去管儿子。老刘一病就是小四年,根本离不开人。祝阿姨累得犯了腰脱。唯一欣慰的是,2012年儿子在自己的“劝说”下,结了婚。“他不能不结婚的,我说是他爸的想法。”祝阿姨知道儿子心软,加上当时老刘状态的确不大好。

可祝阿姨对儿媳妇不大满意。儿媳是一位辅警,原本花了几万块钱、托了关系,把工作安排到家旁边的分局。哪知道,才去了没半年,行政区域重新划分,分局被取消。儿媳妇被派到了离家二十公里外的派出所。祝阿姨让儿子儿媳跟老丈人说一说,实在不行再花点钱,调动到附近的派出所。

可儿子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正在闹离婚。儿媳一面每天早上不到六点就出门坐公交上班,一面要面对父母离婚的压力。祝阿姨不满儿媳的工作,开始还只是对儿子唠叨,后来直接跟儿媳说,“实在不行,请病假在家备孕,我们养你。”

儿媳到底是病了。甲状腺出了问题。体重从120斤飙升到170斤,连月经都停了。祝阿姨一开始以为儿媳是怀孕了,后来感觉不对,亲自带着他们去了医院。医生开了药,祝阿姨问,“这样子没办法怀孕吧?”医生看了看祝阿姨,点点头。祝阿姨气得埋怨儿子,“你怎么不照顾好她!”

儿子不吭声。祝阿姨说“怕啥来啥”。在儿子新婚第二天,她就打电话给儿媳,开门见山,“好不好?”儿媳回答,“挺好。”儿子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