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加入“传销”的同志母亲

情感作者:伶伶2022-02-19

受访 | 猫儿

采访、撰文 | 伶伶

2015年6月份,端午节放假,猫儿从北京的学校回到老家,北方的一个小城。母亲拉他去听课,一开始还不明说是听什么课,只说是去开会。他去了,结果等了半个小时老师还没出现,他就提前走了。

这个课程由姑姑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母亲,朋友的说法是,听了很有益处。

后来,他陆续得知母亲参加的是一个表面上是心理学实则是“灵修”的学习班,他们声称可以帮助学员身心灵全面成长。他原本还不觉得奇怪,后来听到母亲转述那些神神叨叨的理论。他同母亲分析其中的逻辑漏洞,母亲说没有关系,她也没全听,她只是听了那些有用的部分。他觉得十分惊讶,“你能相信么?一个中学老师居然相信什么心灵磁场,灵魂共振。”

“我喜欢男人”

猫儿的母亲是一名中学语文老师,从小就将猫儿的成绩抓得很紧。父母一直觉得他学习不够努力,中考前天天督促他。从结果看来似乎是有效,猫儿是当地的中考状元。母亲觉得猫儿并不是个有自制力的人,她认为他高中如果住校成绩就会下降。中考状元成为母亲身上担着的一座大山,她害怕孩子今后学习不好被人笑话。一个小小的荣誉反而转化成一种恐惧,时刻揪住母亲的心。

高中三年,母亲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间40到50平米的学区房,离家半个小时车程。母亲每天要帮猫儿做一日三餐,白天还要去学校上班。她以前是班主任,班上的学生并不让人省心,经常惹麻烦。

猫儿2012年参加高考。早在2010年,为他陪读期间,母亲身体便出现了一些异样,最早是写字抬不起笔来。当时,母亲以为是猫儿买的笔不好,她责怪地说,那笔尖太长。但是,后来发现并不是笔的问题,就是手指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运用。

母亲去了医院,一开始被诊断为书写痉挛,开了点药。紧接着,母亲的肩膀开始隐隐作痛,胳膊也没有力气,大夫又说是肩周炎,就按照肩周炎治疗。

母亲开始每天坚持做操,又将盐炒热了敷在身上,也吃药。即使做了这些也仍然不见好转,情况反倒是日渐坏下去。猫儿说,“因为陪读,母亲一直忍着病痛,不过有时候还是会疼得哭起来。”猫儿认为这眼泪里有一部分可能来自对父亲的怨恨,因为父亲不愿陪读,让母亲独自承担这一切。

最后诊断的结果是帕金森综合症,只能控制病情的发展。病后,母亲一直坚持工作,只是在体力不济的情况下不再做班主任。

今年7月份,猫儿回到老家,当时他的男朋友跟家里出了柜,他想他也应该跟家里将情况说明。猫儿认为,早点说,他们可能有更充分的时间来接受这个。

猫儿回家的第五天,他跟母亲说自己不想结婚。

母亲问,“为啥?”

猫儿说,“政策不允许啊。”

母亲说,“怎么不允许啊?”

猫儿说,“因为我不喜欢女生,喜欢男人啊。”

猫儿跟母亲介绍了自己的男朋友,还给她看了照片。母亲说她能理解但是不接受。她说,“你们可以处哥们但是不能是这种关系。”

第二天,母亲上网去查资料,问了男同怎么做爱。了解之后,她转头对猫儿说,肯定和女生做的感觉不一样。

猫儿尝试着跟她解释性取向是没法改变的,将blued出品、方刚作序的那本《不再恐同》给她看,也跟她介绍了方刚老师,说他做性这方面的研究。但这些都没有什么效果。

猫儿回到北京不到一周,母亲因为压力太大将同性恋的事情跟猫儿父亲说了,父亲勃然大怒。父亲立马联系猫儿,当时就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猫儿父亲的态度一直很激烈。母亲后来跟猫儿二姨家的哥哥说了这件事,猫儿哥哥并不反对这件事,他说,最终猫儿能开心就好。他哥哥还跟猫儿说,让他缓一下父母的情绪不要采取过激的行动。猫儿后来跟母亲说,或许一年后他就不再喜欢男的了,总要给他时间成长。另一方面,他并不确定能跟现在的男友走到最后。母子之间的关系因此缓和了一些。

猫儿说,父母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好。

母亲是个农村女孩,父亲是个城市工人。他们通过媒人介绍认识,当时父亲年龄很大了。爷爷奶奶的一套三合院平房对于这场婚姻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母亲说,父亲总是一声不吭,很沉默的样子。

姥姥并不同意这桩婚事,母亲后来以此说明婚姻还是得听从父母的意见。

爷爷奶奶一共育有三男三女,爷爷走得很早,奶奶一直跟猫儿一家住。奶奶过世之后,她的几个儿女在堂屋开会,不准猫儿参加。正是这场家庭会议让父亲、母亲最终失去了房子的所有权,他们一家三口被赶了出来。母亲心里并不服气,这些年,她哪里有用奶奶的钱,姑嫂叔伯过来看他奶奶从来都是在家里吃,从未有人手上提点什么。

父亲在工厂挣的钱一直没有母亲多,父亲很少花钱,对他人给他买的东西却很挑剔。父亲一直是一个并不好相处的人,也一直很孤独。猫儿说,母亲病了之后,有一次伸手去够抽屉里的东西,抽屉在最下一层,母亲伏下整个身子,样子很吃力。当时,父亲就在屋里看着,一动不动。

高中的时候,猫儿和母亲每周回一次家,是在周六的晚上。平时,猫儿父亲一个人生活。父亲喜欢看电视,有时看着看着,一个人就在沙发上睡着了。高二的时候,在沙发上睡了整晚的父亲脖子不舒服,去到医院检查还照了片子。医生看到X光片,难以相信地说,脊椎扭曲到这种程度,通常说来这个人根本没可能站在面前。

今年10月份,母亲的身体越来越糟,渐渐失去自理能力,终于申请了病休卧床在家。家里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她,父亲依旧去工厂上班。

前两天,猫儿回家,父亲还是不能接受他是同性恋,希望他“改邪归正”。母亲不再提这些事。猫儿问母亲是不是不管这个了?母亲说,她现在自己生活都过不好怎么管他。

医生说,母亲症状的发展相对于一般的人似乎要快一些。

“创造丰盛”

母亲参加学习的组织名叫“创造丰盛”,是一个擅长精神控制,涉嫌进行有害培训,以达到非法敛财目的的组织。由成功学、心理学、催眠术和心灵鸡汤等汇集而成的课程收费惊人。

“创造丰盛”大打科学牌,并在其官方介绍中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承载宇宙信息、传播宇宙真理的生命成长管理与实践体系”。其所谓的“科学”、“精髓”竟然是,只要保持高频振动,就能接收到宇宙能量,就能创造美好的东西。“创造丰盛”有些特别荒谬的理论比如,“如果全北京2000多万人早上起来,都想着心情很阳光,空气很好,那一定不会有雾霾,这就叫共振。”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旅游攻略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