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骂我伤风败俗的邻居 让我为她送饭

情感作者:赵力2022-05-13

文 | 赵力

封 | 给邻居送饭的碗

投稿邮箱 | gayspot_edit@163.com

当骂我伤风败俗的邻居 让我为她送饭

4月12日,这是进入4月以来最为闷热的一天。气压很低,让人莫名心烦。早上不到七点,丰悦在没开空调的房间里醒来。他闭着眼听到床对面的桌子上,手机在震动。但他不想动。能有什么事呢,不过就是公司经理问一点莫名其妙的问题。自从忽然封闭,丰悦再也不需要挤半个多小时的地铁去公司后,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连胡子都不刮了。

手机安静了。半分钟后又固执地响起来。丰悦骂了两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年迈女人的声音,“是201吗?”丰悦不耐烦地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吐出这句话后,他又猛地一身冷汗:不会是通知核酸检测阳性了吧?

女人似乎有些高兴,“我是你隔壁的阿姨呀!想求你一件事呀!”丰悦狠狠地挂了电话。

老阿姨

丰悦和隔壁吵了不下五次。每一次都是因为丰悦带男生回来。

丰悦住的这间房子的面积,只有隔壁的三分之二,格局也不大好:卧室、客厅没有任何隔断,只有一侧有窗户。说得不好听一点,好像开发商盖房子时,忽然灵机一动,硬生生从隔壁砍了一块出来。这是1990年代中期建设的房子,现价不到三万,在这块蔓延越来越开的地皮上并不算贵。这似乎也说明这个小区的陈旧与缺乏管理。这个小区的结尾是个“村”字,对这个城市来说,叫某某村、某某镇的小区并不罕见。丰悦眼里,小区的优势在于距离某大学很近。换句话说,小鲜肉是不缺的。

丰悦喜欢和这些年轻男生聊天。尽管他自己也不过26岁。他说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城市里,26岁已经不能用年轻来定义了。丰悦是本地人,这个房子是父母的,如今他们搬到旁边的昆山去住了。

第一次和隔壁发生争执,是在两年前的7月份,这里的雨连绵不绝,气温却在三十多度晃悠。人整天浑身黏唧唧的,家里空调把除湿开到最大,才勉强可以度日。丰悦带男生回来,从地铁站走过来,不到三百米,裤脚都湿了。两人嘻嘻哈哈上了楼,在空调房里吃火锅,放了一点辣子。因为男生是湖南怀化人。

夜里十点半,丰悦和男生激情正欢,就听见有节奏但并不大的敲门声。丰悦停止动作,侧耳听,那敲门声又停了。这么晚,会是谁呢?大概是听错了吧!丰悦一边想一边继续起来。可敲门声就好像算准了一样,几乎同步地响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清楚得多。

丰悦停止了动作,男生也停止了声音。丰悦胡乱套了件短裤,拉开门,是隔壁的老阿姨,头发抿得纹丝不乱,根本不像要睡的样子,“年轻人,火力旺,小点声呀!现在都开放了,我们也都懂得。可老年人睡眠不好的。你这么搞,我们睡不着的。”丰悦有些不好意思,忙不迭道歉。

等关上房门,丰悦到底失去了兴致。那天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湖南男生。后来在微信上和他说话,男生意兴阑珊。

如今这个老阿姨居然打了电话过来,还腆着脸介绍自己,真可笑!明明就住在隔壁,还需要这样打电话吗?再说都封闭了,丰悦想弄出一些动静,也是痴心妄想。好端端打什么电话!

丰悦回到床上躺着。该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公你好帅

丰悦重新坐起来,扫了一眼,是一个新的号码。他有点紧张:这次不会是通知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吧?小区里的阳性已经不少了。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也阳了,怕虽然不怕,只是不知道会被拉到哪里。方舱?听说早就满了。

迟疑十几秒后,丰悦接起电话。居然又是隔壁的阿姨。“你到底啥意思?”丰悦愈发不满。“你叔叔年初脑出血了呀,现在一个人,照顾自己吃力的呀!你帮帮忙啊!”老阿姨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丰悦一听到这个动静,想起去年5月份的事情,心里的火腾地一下起来了。

那是隔壁老阿姨第一次报警。自从知道自己家的隔音不好以后,丰悦都会比较小心。但5月那次,他和那个男生都喝多了。两人不是新朋友,已经认识了小半年,相处起来也很舒服,眼看着就要往男朋友的方向发展。乖乖,这天晚上,老阿姨携着一股怒发冲冠的敲门声汹汹而来。

“你们搞啥子,又唱又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要脸!两个男人,能叫成这样。这是别人家听到了不好意思来说的。我们老两口都替你脸红。我们过来和你讲,也是为你好的。”老阿姨喋喋不休。

丰悦理都没理,直接摔上门。他喝得不少,胆子壮,也真不耐烦了。这个老阿姨就好像是嫉妒自己一样,一出接一出地来敲门。丰悦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后来无所谓,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已经有过两三次了,时间虽然有点晚,但也没过夜里十一点。老年人睡得再早,这个时间也不算太晚吧?

外面安静了。丰悦觉得自己赢了。

不到十分钟,房门被极其有力地敲响了。“开一下门,警察。”丰悦酒醒了大半。见到警察,男生还嘻嘻笑着,一看就是喝多了。警察走进来,后面跟着老阿姨。警察环顾之后,严厉地说,“年轻人搞什么,隔壁老人家睡不着觉。说你们不是第一次了。你们注意一点。”

老阿姨还要往里走,丰悦立刻阻止,“你不要进来。警察可以进来,你不可以。”老阿姨愣了一下,大概是自己的好奇心就这么被当众揭穿,脸上挂不住,立刻表演起来,“警察同志,你看看,这是对待老年人的态度吗?”丰悦不等警察说什么,直接表明态度,“这和你是不是老年人没有关系。这是我家,我没让你进来,你就要在门口站着。”

明明很有道理的话,配上老阿姨接下来声泪俱下的表演,似乎成了强人所难,“警察同志,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素质。这个年轻人一点素质都没有。他跟多少个男的在这个房子里,我都说不出口。你要管管他们的。”

“你别管我跟男的跟女的。我们在自己家里开开心心的,就我们两个人。要不是你这么闹腾,现在这个时间,我都要睡觉了的。”丰悦声音也大了。反正撕破脸了,有什么好怕。偏偏旁边那个男生不争气,嘻嘻笑,“老公你好帅!”弄得丰悦和警察都不好意思起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