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宿舍拍片记(TXT)

情感作者:吴楠2022-06-05

男生宿舍拍片记(TXT)

口述 | 杨柠(化名)

文 |吴楠

封、图 |《绿皮书》剧照

投稿邮箱| gayspot_edit@163.com

我跟我爸视频通话,“爸,我想拍一个艾滋病的片子,你能支持我不?”我爸穿着那件穿了至少三四年的烟色毛衣,举动明显停滞了一下,“你已经大四了,不要做这样无谓的事。公务员考试准备得怎样了?”

“爸,这个片子的剧本写得特别好!”

“好故事多了去了。你知道都什么样的人得艾滋病吗?”还不等我回答,父亲切断了视频通话。我在阳台上站了很久。有一半的话我没有对父亲讲,影片的主人公是一位男同性恋。

十二月的K城可真冷!夹着烟的指尖像被小虫子咬着。女友此时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

“我演主人公”

我爸对我寄予厚望,特别是我读警官学校的刑侦法学专业后。但我爸默许了我在课余时间拍片子。这是我的爱好。

在我跟我爸说要拍艾滋病影片之前,我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去拍这个故事。以前断断续续拍摄的片子,基本上是“新闻重现”。或许是和我学习的专业有关,拍摄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这一次,我偷偷用手机下了电影《蓝宇》。不敢在宿舍里看,也不敢在女友面前看,就在学校的操场上,一边走圈一边看。零下二十多度,内心却紧张得火热。电影很好看,我却像在做贼。

警官学校法学院的学生、看同性恋电影、还有女朋友,就算没人说什么,我心里还是忐忑的。可这个感染了艾滋病的同性恋的故事就像漩涡,让试图抵抗的我深陷其中。

也许在很多同学和老师眼里,我是个有点奇怪的人,每一两个月就要拍一个在课堂上老师讲述到的案例。其实,我是在通过影视来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观点。但这个事情只有我知道。

我不知道这个片子到底能不能拍,但已经在内心把故事分成了六场,构思了很多遍。我甚至想,完全可以用我爸妈家作为拍摄场地。我琢磨了很久,仗着胆子,先斩后奏,花了差不多半个月改写剧本。

除了剧本,我还需要找摄像师。场地、摄像、场记、主人公……我不能等着所有的一切都全了再去拍。我怕我的勇气没那么长久,等真的可以拍摄的时候,一切都不能拍了。

临睡前,我跟同一个寝室、关系最好的三个室友摊牌了,“我打算拍一个同性恋艾滋病的故事。在我爸妈家拍。你们来不?”

另外三个人停滞了手中的动作,眼神里多少都带着质疑,又彼此望了望,短暂沉默后,终于有一个人开了口,“哥们儿,你没事吧?”

“我不是同性恋!”“那你干嘛拍?”“我就是喜欢这个故事!”住在一起快四年,是不是同性恋,大家心里还是有数。

寝室里又陷入了沉默,偶尔几声手机提示音,终于有一个人开口,“那我当拍摄!”

剩下的两个人仿佛展开了竞争,嘴比较快的那个说,“我打灯光。”剩下那个是一个个子很高、喜欢运动的男生,有点垂头丧气。因为他要和我一起扮演主人公,他叫老吕。

“要不咱俩亲一下脸”

一放寒假,我们四个人就买了火车票,直奔我家。我家就在东北,距离学校不远。四个小伙子嘻嘻哈哈,时间过得飞快。没人知道的是,我为难了一路。

三四天之前,我和我妈说,同学们寒假来我家玩。我妈一口答应。但是,在我即将拍摄的剧本里,除了我和老吕这两个主演,至少还需要一个人演我妈,一个人演售楼员。显然,我的另外两位室友,应该是很难扮演这两个角色的。

我也知道,可以请人来演。但我没钱,雇不起演员。尤其是我还要向我爸要钱来拍片子。我心里不是很轻松,感觉自己太过理想主义了。连自己的爱好还需要父母花钱,尤其是在父母还没那么支持的情况下。可我不能停,这部片子就好像毒药,如果我不拍,我真的很怕自己后悔。

到家的前两天,我带着同学在附近吃吃喝喝转转。到了第二天晚上,我跟我妈说,“妈,你来我拍的小片里,演我妈?”我妈可能是听我爸说过之前和他视频聊天的事,“是那个同性恋的片子?”我点点头。“不拍!”我妈斩钉截铁,“你这个孩子是不是疯了?要是拍了这样的东西,真的是有口说不清。你将来怎么和亲戚朋友解释。这就是脏水!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的。”

第二天,我爸妈出门上班。我们四个人在家拍第一场。我和老吕都脱得只剩内裤,肩并肩坐在沙发上,这是我能想到的表达两个男人亲密关系的最后一种方式了。设计这个场景的标准,就是不需要牵手和接吻。

我本来想问问老吕,“要不咱俩亲一下脸?”可自己合计一下,还是觉得恶心。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会喜欢男生,女生会喜欢女生。这个世界太多元了。我虽然能接受两个女生之间亲热,但是我接受不了两个男人之间的任何举动,甚至拉手都受不了。

男生宿舍拍片记(TXT)

可在那一瞬间,我又感觉自己很渺小。我能做的,甚至连自己都突破不了,又怎么苛求别人去包容我的心血来潮拍这个片子,更遑论世界上人和人之间的歧视。

那两个负责拍摄的室友商量着怎么拍。我们没有滑轨,也没有摇臂。他俩用我家带轱辘的椅子,把摄像机放在椅子上,慢慢推着往前排。

那个镜头,是我要拍的这部影片的开头。我选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才会有黄昏感的阳光照进来。我是真穷,连片子里的光都需要依靠自然光。

我和老吕的台词就两句。老吕说,“我想买个房子了,在这个城市里落下脚来。以后去医院取药,心里也踏实。”我说,“好啊!”

这个镜头,一气呵成,一镜到底。

买房子

我们家所在的城市有不少楼盘。我和室友在这些售楼处富丽堂皇的大门外徘徊,却不敢进去。

刚刚二十一岁的我,还没有考虑过买房子这件事。如今,看着暗含着资本味道的售楼处,我竟然胆怯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