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部曲:爱上小表哥

小说作者:说书人2022-01-03

兄弟三部曲

笔者尽量做到前后呼应,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一直是该文遵循的一个原则。比如最后小哥在监狱里被史进武打掉牙,不仅是暗示了他的“报应”,也暗示了他曾对小弟的许下的誓言:“我萧东对天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随便跟人动手打架,要是有人欺负我,我就忍着,要是实在忍不住,也绝对不能把人家的牙打掉。如果违背誓言,就让……就让我的牙也被打掉!”类似的细节不一一列举。

关于小弟出国,文中曾暗示“他是天上的飞鸟”将来一定会远走高飞,而小哥和小弟永远都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他并不是被丁健斌抢走,也不是被小月逼走,他是为了小哥才不得不最终放弃,以小弟的性格和故事年代背景的限制,小弟不可能和小月抢“丈夫”,为了小哥今后的人生道路,即便没有小月相逼,他不会选择和小哥厮守终生。

第一部:《小哥小弟》

从5岁到13岁,8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会见到他,他叫刘明亮。在我们的成长年代叫“明亮”的人实在是数不胜数,甚至算是泛滥成灾。但就是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字眼,用在他身上却让我觉得十分的贴切,以至于多年以后但凡我看到“明”和“亮”这两个字的时候还会不自觉的想起他的。

要说我和他的故事还得从我的家庭说起,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机电工厂的一名电工,母亲是后勤工人,5岁那年我们从冬天冷夏天热的平房搬进了15平方米的“筒子楼”。

第二部:《爱上小表哥

他是我三姨婆婆的妹妹的女儿的姑妈家的外甥的表姑的女儿的儿子。我叫他小表哥。

在乡下二十岁的三爷,四十岁的表孙多的是,见了面叔叔大爷的叫个火热,外人见了还当是至亲骨肉一般,殊不知也就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靠边亲戚而已。我和他也就是这样的一个“靠边亲戚”,至于他究竟是我的哪门子亲戚我到现在也没弄的十分明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故事还要从我7岁的时候第一次和他见面开始说起。

第三部:《别动我小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我叫沈太平,并不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年间,所以才叫“太平”而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间”,就是专门停放死人的地方,所以父亲就给我取名叫“沈太平”。

母亲因为难产而死,连同尚未出世的我一起被送进了那个活人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而我就是在没有任何外力辅助下,从已经死亡的母亲身体的里爬到了这个世界,所以我是一个不祥之人——是一个还没出生,就该死亡的人。

因为有我这个累赘,记忆中先后有3个女人曾经住进我们家。赵萍是在我7岁的时候住进来的,我叫她萍姨,她是个很少说话的女人,30左右岁的年纪,长相比较端正,王奶奶带她来的时候父亲一眼就相中了,于是就把她留了下来。

10岁的时候父亲意外去世,父亲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的亲叔叔就把赵萍和我这个“鬼娃”一起赶了出来,我们暂时借助在王奶奶家中。

《爱上小表哥——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引子:

他是我三姨婆婆的妹妹的女儿的姑妈家的外甥的表姑的女儿的儿子。我叫他小表哥。

在乡下二十岁的三爷,四十岁的表孙多的是,见了面叔叔大爷的叫个火热,外人见了还当是至亲骨肉一般,殊不知也就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靠边亲戚而已。我和他也就是这样的一个“靠边亲戚”,至于他究竟是我的哪门子亲戚我到现在也没弄的十分明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故事还要从我7岁的时候第一次和他见面开始说起。

也许那并不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据说早在3岁的时候我就曾经和他睡在过同一铺炕上,而且还双双尿了炕,害的大人们半夜起来换被子。类似的糗事大人们随口就可以说出一大堆,但是我和他绝对有默契的一概否认。

“童童,这是表哥,你们到院子里去玩,不许打架。”老妈塞给我一盒橡皮泥,和几张图画卡片,就指挥我们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去玩。

五分钟之后,我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跑进屋子里,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橡皮泥混合成的泥球向老妈还有我三姨婆婆的妹妹的女儿的姑妈家的外甥的表姑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哥的妈妈告状。他不仅霸道的抢了我的橡皮泥,还毁了我的作品,最后还把我推倒在葡萄架下。

接到了我的控诉,屋子里的一干人等自然不能轻饶这个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他被他老妈拧着耳朵拎到我面前,逼他向我赔礼道歉,可他不但不思悔改,反倒说:“这个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他也是我的!”

他前面说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玩具,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最后竟然指着我,说我是他的!我妈把我养这么大,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了?

可是……20岁的时候,当他把我推倒在床上,死死的压在我身上的时候,他在我耳边依然这样对我说:“你是我的!”

他就是我的小表哥,比我大三个月的陆一生。

1.

我姓童,因为老妈生我的时候难产,险些丧命所以我的名字就叫童辛——辛苦的辛。

他叫陆一生,不是治病救人的大夫,而是他出生在大年初一,所以直接就叫“一生”,我经常想,如果他早出生一天的话,那他是不是会叫“陆三十”呢?

自打7岁那年他扬言我是他的之后,我就有些惧怕这个皮肤黑黑,眼睛大大的男孩。每年寒暑假我总是找各种借口不和老妈去探望姥姥,但是多半不会成功。因为老爸老妈是双职工,我又没有爷爷奶奶,所以暑假来临我必须被“发配”到百里之外的农村,而我这个小表哥就会时时刻刻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抢我的玩具,每到假期他就会把我带去姥姥家的玩具统统收刮一遍,然后我的玩具就像变戏法一样:新的变成旧的,好的变成坏的,干净的变成肮脏的,完整的变成零散的……有时我气的和他打架,却又打不过他,于是我干脆就不带玩具去姥姥家,结果更加严重——他就直接把我当成是他的玩具!

1/6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旅游攻略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