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部曲:别动我小弟

小说作者:说书人2022-01-03

兄弟三部曲

笔者尽量做到前后呼应,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一直是该文遵循的一个原则。比如最后小哥在监狱里被史进武打掉牙,不仅是暗示了他的“报应”,也暗示了他曾对小弟的许下的誓言:“我萧东对天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随便跟人动手打架,要是有人欺负我,我就忍着,要是实在忍不住,也绝对不能把人家的牙打掉。如果违背誓言,就让……就让我的牙也被打掉!”类似的细节不一一列举。

关于小弟出国,文中曾暗示“他是天上的飞鸟”将来一定会远走高飞,而小哥和小弟永远都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他并不是被丁健斌抢走,也不是被小月逼走,他是为了小哥才不得不最终放弃,以小弟的性格和故事年代背景的限制,小弟不可能和小月抢“丈夫”,为了小哥今后的人生道路,即便没有小月相逼,他不会选择和小哥厮守终生。

第一部:《小哥小弟》

从5岁到13岁,8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会见到他,他叫刘明亮。在我们的成长年代叫“明亮”的人实在是数不胜数,甚至算是泛滥成灾。但就是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字眼,用在他身上却让我觉得十分的贴切,以至于多年以后但凡我看到“明”和“亮”这两个字的时候还会不自觉的想起他的。

要说我和他的故事还得从我的家庭说起,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机电工厂的一名电工,母亲是后勤工人,5岁那年我们从冬天冷夏天热的平房搬进了15平方米的“筒子楼”。

第二部:《爱上小表哥》

他是我三姨婆婆的妹妹的女儿的姑妈家的外甥的表姑的女儿的儿子。我叫他小表哥。

在乡下二十岁的三爷,四十岁的表孙多的是,见了面叔叔大爷的叫个火热,外人见了还当是至亲骨肉一般,殊不知也就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靠边亲戚而已。我和他也就是这样的一个“靠边亲戚”,至于他究竟是我的哪门子亲戚我到现在也没弄的十分明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故事还要从我7岁的时候第一次和他见面开始说起。

第三部:《别动我小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我叫沈太平,并不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年间,所以才叫“太平”而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间”,就是专门停放死人的地方,所以父亲就给我取名叫“沈太平”。

母亲因为难产而死,连同尚未出世的我一起被送进了那个活人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而我就是在没有任何外力辅助下,从已经死亡的母亲身体的里爬到了这个世界,所以我是一个不祥之人——是一个还没出生,就该死亡的人。

因为有我这个累赘,记忆中先后有3个女人曾经住进我们家。赵萍是在我7岁的时候住进来的,我叫她萍姨,她是个很少说话的女人,30左右岁的年纪,长相比较端正,王奶奶带她来的时候父亲一眼就相中了,于是就把她留了下来。

10岁的时候父亲意外去世,父亲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的亲叔叔就把赵萍和我这个“鬼娃”一起赶了出来,我们暂时借助在王奶奶家中。

《别动我小弟》

引子: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我叫沈太平,并不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年间,所以才叫“太平”而是因为我出生在“太平间”,就是专门停放死人的地方,所以父亲就给我取名叫“沈太平”。

母亲因为难产而死,连同尚未出世的我一起被送进了那个活人谁也不愿意去的地方,而我就是在没有任何外力辅助下,从已经死亡的母亲身体的里爬到了这个世界,所以我是一个不祥之人——是一个还没出生,就该死亡的人。

因为有我这个累赘,记忆中先后有3个女人曾经住进我们家。赵萍是在我7岁的时候住进来的,我叫她萍姨,她是个很少说话的女人,30左右岁的年纪,长相比较端正,王奶奶带她来的时候父亲一眼就相中了,于是就把她留了下来。

10岁的时候父亲意外去世,父亲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的亲叔叔就把赵萍和我这个“鬼娃”一起赶了出来,我们暂时借助在王奶奶家中。

别动我小弟(01)

兄弟三部曲已经完成了两篇,做为三部曲的最后一篇,《别动我小弟》今日起在书连开始连载,希望朋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特此感谢!

书归正传:

1.

除夕夜,北风呼啸,赵萍拉着我的手,在王奶奶的带领下来到一扇陈旧的木门跟前。王奶奶一边拍打门板,一边高喊:“憨子爹,憨子爹,开门,我是你王大娘,开门!”

门斗上的积雪被震落下来,掉进我的衣领,冰冷透骨,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时门被人打开,一个瘦男人披着一件军大衣站在我们面前。

“憨子爹,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人,你看看咋样?”王奶奶笑着对那个瘦男人说。

瘦男人没吭声,只是用眼睛打量了赵萍一下,随后把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讨厌这种冷漠的目光,无所谓友善或者亲切,完全是空洞的,没有任何情感的。

男人闪身让开路,我们三人走进他的小院,这院子不仅狭小而且杂乱,我们无法并肩通过,王奶奶在前带路,赵萍拉着我紧紧跟在她身后,男人关好大门也转身跟了上来。

也就是七八步的距离,我们就来到一间陈旧低矮的老房子跟前,进门是一个狭小的厨房,炉子里的火已经熄灭,一口小水缸紧靠炉灶,水缸上盖这一块木板,木板上放着一把生铁菜刀,和两副没有清洗的碗筷。

“怎么这么冷啊?你怎么不点炉子呢?”王奶奶一边抱怨,一边推开里屋房门让赵萍和我进去。

我刚进屋,一股潮湿腥臭的气味就扑面而来,此时瘦男人跟了进来,顺手拉灯绳,咔咔咔,没有亮。

“又坏了”男人嘟囔了一句。

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摸出半截蜡烛,借着忽明忽暗的烛光,我胆怯的审视着这个破烂不堪的屋子。一铺小炕,一张矮脚方桌戳在墙角,两个大木头箱子叠放在炕里,外加一台老式缝纫机,除此之外连一个可以坐人的凳子都没有。

“你看看,这个家没有个女人能行吗?简直就跟猪窝一样!”王奶奶招呼赵萍坐在炕边,然后对她说:“乱是乱了点,收拾收拾就行了呗,总比你们娘俩睡马路强吧。”

1/10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旅游攻略

移动版
© 心同网 版权所有